<strong id="oxw14"><mark id="oxw14"></mark></strong>

<u id="oxw14"><address id="oxw14"><meter id="oxw14"></meter></address></u><u id="oxw14"><address id="oxw14"></address></u>

<b id="oxw14"></b>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旅游指南 > 人文歷史

湘西趕尸匠 入行必須面試

時間:2013-06-05 10:00:06  來源:  作者:

 湘西趕尸匠,入行必須面試,年滿十六歲,身高一米七以上,相貌丑,膽子大,才能被錄取。

   湘西既有譽滿全球的張家界,也有神秘莫測的趕尸。早些年代,你若在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投宿,便極有可能看到死尸走路,當天亮之前,小客店前搖搖晃晃地走來一行尸體,尸體都披著寬大的黑色尸布。這些披著黑色尸布的尸體前,有一個手執銅鑼的活人,這個活人,當地人叫做“趕尸匠”。其實,說是“趕尸匠”不如說是“領尸匠”,因為他是一面敲打著手中的小陰鑼,一面領著這群尸體往前走的。他不打燈籠,手中搖著一個攝魂鈴,讓夜行人避開,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關起來。尸體若兩個以上,趕尸匠就用草繩將尸體一個一個串起來,每隔七、八尺遠一個,黑夜行走時,尸體頭上戴上一個高筒毯帽,額上壓著幾張書著符的黃紙垂在臉上。路上有“死尸客店”,這種神秘莫測的“死尸客店”,只住死尸和趕尸匠,一般人是不住的。它的大門一年到頭都開著。因為兩扇大門板后面,是尸體停歇之處。趕尸匠趕著尸體,天亮前就達到“死尸店”,夜晚悄然離去。尸體都在門板后面整齊地倚墻而立。遇上大雨天不好走,就在店里停上幾天幾夜。

過三關才可當學徒

   湘西民間,自古就有趕尸這一行業,學這行業的,必須具備有兩個條件:一膽子大,二是身體好。而且,必須拜師。趕尸匠從不亂收徒弟。學徒由家長先立字據,接著趕尸匠必須面試。一般來講,要看滿16歲,身高1.7米以上,同時還有一個十分特殊的條件,相貌要長得丑一點。

   趕尸匠先讓應試者望著當空的太陽,然后旋轉,接著突然停下,要你馬上分辨東西南北,倘若分不出,則不能錄用。因為你此時不分東西南北,就說明你夜晚趕尸分不出方向,不能趕尸。接著,趕尸匠要你找東西、挑擔子。因為尸體畢竟不是活人,遇上較陡之高坡,尸體爬不上去。趕尸匠就得一個一個往高坡上背和扛。最后,還有一項面試,這就是趕尸匠將一片桐樹葉放在深山的墳山上,黑夜里讓你一個人去取回來,只有這樣,才能說明你有勝任趕尸匠的膽量。這三關順利通過了,你便取得了當趕尸匠學徒的可能。

   趕尸匠的家里,跟一般農民一樣,照樣“日出而作,日沒而息”。只有接到趕尸業務時,他們才將自己裝束一番,前去趕尸。他們雖趕尸,卻忌諱趕尸這個名詞。因而,內行人請他們趕尸,都說:“師傅,請你去走腳”或“走一回腳”。趕尸匠若答應,他便拿出一張特制的黃紙,讓你將死人的名字、出生年月、去世年月、性別等等寫在這張黃紙上,然后畫一張符,貼在這張黃紙上,最后將這張黃紙藏在自己身上。

   趕尸匠的穿著也十分特別:他不管什么天氣,都要穿著一雙草鞋,身上穿一身青布長衫,腰間系一黑色腰帶,頭上戴一頂青布帽,腰包藏著一包符。

   師父教徒弟,第一件事是畫符,這種十分奇特的符,是在黃紙上用朱筆畫上又像字又像畫的東西,途中遇到意外情況,便將這種奇特的符朝西掛在樹上或門上,有時也燒灰和水吞服。

   同時徒弟必須學會三十六種功,才能去趕尸。第一件功,便是死尸“站立功”,也就是首先要讓死尸能站立起來。第二件功是“行走功”,也就是讓尸體停走自如,第三件功是“轉彎功”,也就是尸體走路能轉彎。另外,還有“下坡功”、“過橋功”、“啞狗功”等。“啞狗功”可使沿途的狗見著尸體不叫。因死尸怕狗叫,狗一叫,死尸會驚倒,特別是狗來咬時,死尸沒有反抗能力。死尸會被咬得體無完膚。最后一種功是“還魂功”,還魂功越好,死尸的魂還得越多,趕起尸來便特別輕松自如。這種“還魂功”,實際上是用一種湘西特產的草藥撒在尸體上。

  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這種奇特的行業,只有在湘南西部才行得通。因為,一、只有湘西有“死尸客店”。二、只有湘西群眾聞見趕尸匠的小陰鑼,知道迥避。三、湘西村外有路,而其他省路一般都穿村而過,他們當然不會準死尸入村。四、湘西人聞見陰鑼聲,便會主動將家中的狗關起來,否則,狗一出來,便會將死尸咬爛。因而,這種十分奇特的趕尸行業,只有湘西才有。

   死尸怎么會被活人趕著走,很多科學家在進行研究。各說不一。說不定有一天,會使這一常人難以理解的奇特行業和現象,得到應有的科學解釋。然而,另一種說法是,“趕尸”其實是黑幫的走私活動,借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爭相走避的隊伍,掩飾販毒非法行為。

不可思議的“吆死人”

   筆者見過路旁攤開著的紙處,上面大書“包吆死人過省”六個大字。當時并不相信會有此事,殊不知,后來竟親眼目睹了這一奇觀。

   “狐死正首丘”,中國人特別眷戀自己的鄉土。不管怎樣,葉落必須歸根??退喇惖氐挠巫?,本人的意愿一定要入葬祖塋;孝子賢孫必得搬喪回籍,親友相知也都有資助此事的義務。一時還不可能,便只好權厝,除了顯宦富家,此舉又談何容易!應運而生則有“吆死人”這種七十二行以外的職業出現(吆是吆喝的意思,實際的行動是趕,但趕這個行動一般是伴以口頭發出的聲音來助成,如趕雞、趕豬就稱作吆雞、吆豬,趕死人也就叫吆死人了)。據說這種職業出于“河南教”,故連稱“河南教吆死人”。但“河南教”是怎么一個形式和內容,正式名稱是否如此,甚至是否是“河南”這兩個字,筆者雖曾訪問了很有閱歷的老人,仍不得其詳??蔀閿挡簧俚睦先硕颊f親眼看見過鄉關大道上硬有死人在走路,千真萬確!

   我早年也見過路旁攤開著的紙片,上面大書“包吆死人過省”六個大字。其實我心里總有點不太相信:死了的人怎么會走路呢?難道真如老人們所說的“邪法就有那宗魔力”嗎?

   一九四九年底,四川的眉山、彭山、丹棱、青神剛剛解放。當時我在這一帶地區的岷江水運交通管理部門作事。一天中午過后不久,我走在彭山地界的馬路上。然后后面有人擦身而過,我立刻注意到他走路的樣子挺怪,硬枝戳棒的,很不自然。我不由得停下步來回顧,耳邊響起一個輕輕的聲音:“吆死人的!”這時趕上來的另一個行人,他見我滿臉狐疑的神情,特意點醒我的。我恍然大悟,于是看得更加仔細:那“死人”穿著又長又大的黑袍,沒有衣袖,有些臃腫氣象,頭上似乎有點黑而鼓,不知是衣領還是外包上去的,一頂草帽蓋著,草帽稍向后翹。上身僵直,卻一步步有節奏地往前移動。黑袍的前面又有一個穿短衣的人,左手腕上掩個竹籃之類的東西,手執一個舊燈,仿佛有點火光在前面亮著。這短衣人走路的方式也奇特:總是斜著身子,以一個相當的半面對著黑袍;眼光緊盯住黑袍及其身后,時不時偏頭朝前面看看。每走不多遠,從他手里就飄下來一張不大的紙片。我很快就想到這是“紙錢”,抬棺木出喪也要在沿路丟下的所謂“買路錢”。出于好奇心的驅使,我跟蹤著走了老遠一段路程。遇到上坡下坡、上橋下橋,那短衣人還對黑袍呼明;轉彎倒拐,黑袍也聽著短衣人的聲音行動。那時,我想:說來是“吆死人”,其實稱作“引死人”,倒更合符實際呢!

   這算是我生平的一大奇遇??上М敃r有事在身,未能“跟蹤”到底,探個究竟。然而說來也巧,第二天我從一個熟人那里,打聽到黑袍和短衣人的下落,遂了自己的心愿。

   原來昨天的傍晚,他們就早早落了旅店。旅店行業遇到過這起客人的,便懂得他們這種職業——他們投宿甚早,普通旅客還未光顧,他們就先到了。短衣人來到柜前,嚷道:“喜神打店”!老板一看此人身后那被草帽遮了半截臉的黑袍,不免又驚又喜:驚的是個死人,喜的是這進項較之一般特豐;而況“喜神”光顧,運氣會大佳的。于是立刻帶他們到一處偏僻的房間。短衣人把黑袍引進去,安置在門角落處,把燈籠放在桌上,然后掏出錢來付與站在門外的老板,囑他辦一頓豐盛的飲食,買點燈籠用的蠟燭;余下的算是店號錢,數目也相當可觀。一般旅客,老板只悄準備好柴火和水在那里就行了,是不管弄飯菜的;但遇到這起旅客,則非代辦不可。飯食送上之前,先送茶水,并提來一只尿桶,因為短衣人要守死人,不上廁所。送飯食來食具要兩套,其中一套用作敬“喜神”。老板照要求送到房門,由短衣人接進去。次晨將要早離去,不再與老板接觸。那時,當地剛剛解放,有兩位解放軍戰士被派往那里的警察分駐所。這天一位戰士到旅店查夜,老板據實報告了。解放軍戰士就叫老板領去查此號。敲門起初不應,高聲敲喊了“查號開門”,只答應了一句“吆死人的”,仍不開門。于是猛敲高喊,聽得里面應道“來了”,卻又不見動靜。如此周旋約數分鐘之久,才開了門。這位戰士跨了進去,果然在門角落發現那黑袍,揭開草帽,確是尸體一具,短衣人報了自己的姓名以及死者的姓名,并說是從北邊(大概是陜西與河南交界的某地)來的。在電筒光下,桌上肴核已盡,杯盤狼藉,兩雙筷子還是濕漉漉的。再照各處,卻也未發現什么。這位戰士查完號出來,詳詢老板。老板說他也是第一次接待這起客人,幸而以前聽先輩和同行談起過,所以還心中有數,知道他們歇得早,走得早,不會驚動他人。戰士回去琢磨了半天,覺得里面大有文章;首先,死人決不會走路,走這么遠更不可能!其次,兩雙剛剛用過的筷子,又作何解釋呢?難道死人還會吃飯嗎?笑話!他立即約同另一位戰士,匆匆又趕回旅店,暗中進行視察。夜靜更深,鼾聲四起。那個房里,倒也不見聲響,甚至連瞌睡的聲音也沒有,大概是經過查號之后,驚覺得睡不著吧。距天明不遠,這起客伙便無聲無息地開門出來。這時老板也早已開了店門,只見短衣人在前,用極低的聲音導引著黑袍上路了。兩位戰士遠遠尾隨在后……

   天大亮了,兩位快步緊跟上去。查號的戰士這下才看清了短衣人的臉,立刻警惕起來:這是一張沒有多少胡子的青年人的臉,而昨晚電筒下分明是滿臉絡腮大胡,看上去至少五十多歲。戰士拔出手槍,喝令他們站住客伙乖乖服從,在兩位戰士的押送下,朝分駐所走去。黑袍的走路方式基本一樣,短衣人已不半面向后而整個向前,口里仍然發出導引的聲音。

   到了分駐所,這“吆死人”的秘密,終于徹底揭破:尸體是真的,但人則是兩個,一個在前面打燈籠,明擺著,叫做“吆死人”的人;一個把尸體掛在自己的身上,整個兒一起套在既長且大的黑袍里。他挺起腰背,承提著這份重量,而又手是垂直的,想來也是用力分提著這份重量。眼睛看不見,憑耳朵聽指揮以行使其腳。說實話,這樣的勞動也算是驚人的艱苦!一天早歇早走,總得奔波八至十個小時吧,而且每天只吃一頓飯!提燈籠的人要輕松些,這種輕松同黑袍的艱苦相結合,一日一換,所以那位戰士看到了兩張不同的臉;旅店老板看不到,是因為他們走得太早;路上行人比他們走得快,也只能看到一個,看不到第二個人。多年以來(實在無從查證到底是什么朝代開始有的),在封建迷信的外衣掩護下,不知騙了多少象我一樣輕信肉眼的人。這兩位是師徒關系,受過專門訓練,極有武藝;走一趟能賺一筆大錢(顧客較之雇人運棺材則是大?。?,而徒弟也能變成師傅,可以另帶徒弟了。接受這種業務的季節上有所選擇,一般宜秋冬兩季,大概是因為其他季節尸體容易發臭腐爛之故,據說開頭還伴有一些迷信的活動過程,以及水銀處理等事項。在到達目的地的最后一家旅店,就通知主家來迎。

   兩位解放軍戰士了解到這個情況,十分驚訝他們的大體力,那負重之巨、條件之絕、途程之長,令人難以想象!鑒于他們也是很辛苦的勞動者,便告誡他們不要搞迷信騙人,有武藝和體力,何不改行去干正當職業?這師徒倆連連點頭稱是。尸體所要到的目的地已不遠,收了別人的錢,只把燈籠和紙錢沒收。解決了全過程僅用了兩三上小時。告訴我這情況的熟人,剛趕上他們興沖沖地抬起尸體,健步踏上了鄉關大道……

趕尸門道揭秘

   “術士”引路,死人隨后,舉腿跨步硬技硬桿,其狀至為恐怖,見者唯恐避之不及。想知其原故嗎?請看此篇。

   解放初期,人民政府為了改造不務正業、以欺騙手段謀取錢財之徒,使其改過自新,為人民服務。曾經將端公、巫婆、測字賣卜、趕吆死人的……組織學習,交待政策,指明出路。并飭其老實坦白欺騙手段,重新作人。

   “趕尸”的騙局是由一人喬裝死人;另一人扮成“趕尸術士”。“死人”頭戴大草帽,將整個頭部覆蓋無余,連面部的輪廓也難叫人看得清楚;身著青面長袍大褂;膀臂披掛紙錢、黃表。行走時紙錢飄飄蕩蕩,活象舊劇里扮的孤魂野鬼;四肢捆上斑竹篾片,象是骨科用的夾板,其作用是不讓手足關節彎曲,使舉腿跨步硬枝梗桿,儼然一具僵硬死尸的樣子!其狀至為恐怖,見者唯恐避之不及。“術士”引路走在前面,形神枯稿,滿面煙容,踽踽斜行,時時掉頭關照后面跟隨的“死人”,邊走邊丟紙錢,名曰“買路錢”;“死人”則沿著“買路錢”向前挪動足步,實際上紙錢成為了路標。引路人還提著一個燈籠,火光半明半滅,閃爍不定,這也是為“死人”指明去處的暗號。背上高聳聳的背一夾背;滿咚咚的盛著紙錢和香蠟。就這樣,一前一后,緩緩的,陰森森的,幽靈似的,走在荒郊小道,或僻靜的小待小巷里。未晚投宿在雞毛店中,點燃香蠟,焚燒紙錢,一時充滿陰風慘慘的氣氛,使不人敢與之接近。

   到目的地兩三天前,事先通知死者家屬,準備好衣衾棺材,等“死人”一到,立刻將壽衣帽壽鞋給死人穿戴齊備,裝進壽木。這種入殮過程,全由“趕尸”者承擔,絕對不允許旁人插和旁觀,正如出發時將尸體“扶出棺材”不允許窺視一樣。說是在這些關鍵時刻,生人一接近尸體,便會有“驚尸”的危險,而入殮過程,必須在三更半夜。一切安排就緒,就是說將死者裝殮以后,喪家才去認領。棺蓋一揭開,須眉畢現,果然是喪家親人,象貌宛如昨日,現在卻翹翹長眠在棺材里了,傷心慘目,摧人肺腑,頓有的嚎啕大哭,有的泣不成聲。“趕尸”者這時特意勸說大家不要過于悲傷,致使死者不安。幸虧他生前積有功德,得平安的返回鄉土。剛經過長途中跋涉,急需安息。人們悲痛之余,感到一種既見死者后的踏實、滿足、欣慰,誰還懷疑它是騙局。

   據坦白交待,卻令人咋舌!原來全部秘密都在那只夾背里,表面看來是裝的紙錢和笪蠟,全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,分散人們視線的把戲。出人意外的是,夾紙底層赫然裝著尸體。確切的說夾背內裝的是死者的頭部和四肢,至于主體部分,那就不知道哪座荒冢下埋藏著游子的殘骸了。

  • 聯系電話:0744-8227292
  • 質檢部:0744-8222199
  • 傳真:0744-8220788
  • 郵箱:zfc26zjjwly@163.com
  • ########
熱門旅游線路
熱門酒店
熱門新聞
熱門景點
亚洲日韩首页中文字幕在线_无码人妻视频看看_久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精品专口_人妻少妇88久久中午字幕